妖河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孤独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孤独难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幾千の星を
依然在远方闪闪发光的 满天繁星

当ta感冒了🍵(魔道众男神×你)

#ooc预警
#内含江澄/薛洋/金凌/蓝涣
#致 @官方认证薛洋夫人
#第一次尝试写短篇,体系还有些不成熟。

❤️江澄
 
    明明是他感冒,看着你光着脚披风也不披上,胡乱的穿了件单薄的袍子,风风火火的向他奔来,一个劲儿的扯着他的衣袖问他感冒好没好,活像只叽叽咋咋的小麻雀。
     江澄心中只觉好笑,解下自己的披风给你裹上,又把手中的热腾腾的姜茶塞在你手中。轻轻点了点你的额间,心口不对的说:“怎么穿这么少?你感冒了我可不照护你。”

        ————(今天的晚吟依旧是口是心非的暖男

❤️薛洋

    这人就算是感冒了也不消停,把你紧紧搂在怀里,像是块牛皮糖,碰上了就怎么也甩不掉。
    只见他一个俯身,把你压在身下,双手抵住你的手腕。咬着你素白的耳垂,戏谑的笑着说:“夫人,洋洋想吃糖。”
    见你的脸似云霞般绯红,不由心头发痒,似有了什么主意。嘻嘻哈哈的凑到你面前说:“既然没有糖,那洋洋只能吃夫人你咯。”

        ————(今天的洋洋也依旧甜美

❤️金凌

   感冒的少年像是被磨去了棱角,像只小奶猫一样,紧紧的圈着你的腰身,生怕自己一松手你就突然消失了。
   金凌散开的秀发显得十分凌乱,淡淡光晕打在发梢上,浓密纤长的睫毛似把小扇,花瓣似的薄唇微微嘟起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你好奇凑身去听,将少年的低语听的一清二楚,竟是软软糯糯的撒娇:“不要走,就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今天的大小姐依旧如此卡哇伊ฅฅ*

❤️蓝涣

   蓝涣见你凑过来,就知道你又要趁机钻到他怀里。无奈的一把把你打横抱起,纤细好看的手指刮了刮你的鼻梁。
    蓝涣的身上是一股檀香味还有一些药的气味,混在一起只觉得嗅起来十分安心。
   蓝涣将你轻轻放在榻上,拿了件被褥将你裹的严严实实的。抚上你的头,温文尔雅的说道:“夫人可要注意保暖,切莫像涣这样染了风寒。”
      ————(今天的吸尘也很温柔哈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孤独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在孤独难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幾千の星を
依然在远处闪闪发光的满天繁星

失うこと 割り切れぬこと
虽然不断失去 虽然百般费解

弾かれること 叶わないこと
虽然受尽排挤 虽然无法实现

でも足掻くこと 信じぬくこと
但依然拼命挣扎 依然坚信到底

上を向いて 歩き出すこと
依然昂首向前迈进

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尽管我们手中空无一物

かわりに つなぎあえるから
却能因此紧紧相牵

ひとりきりで 迷わないで
当你孤单一人时请别迷茫

どんな日もこの手を離さないから
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

君にあげ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礼物想要送给你

凍える夜にはいつも
那是在寒冷刺骨的夜晚

もう何も心配等せず 眠れる毛布を
也能让你不再有任何牵挂 安心入睡的毛毯

忘れられぬこと 耐えきれぬこと
虽然难以忘怀 虽然无法承受

術がないこと 奪われること
虽然束手无策 虽然总被夺走

でも気付くこと 君がいること
但我已经察觉到 有你陪在身边

守りたいものが 強くさせること
想要守护之物 让我更加坚强

自分の色を誇れるように
为了能让自己的色彩值得夸耀

自由に色を足せばいい
只要尽情增添就好

ぼやけていた この世界を
这模糊不清的世界

この手が彩ってゆくんだ
就用这双手为它点缀五彩斑斓

認めてくれる人がいなくても
即使得不到旁人的认同

サマになる肩書きがなくても
即使不曾拥有像样的地位

僕らの小さな手は明日きっと
我们小小的双手也一定

誰かを笑顔にできるから
能为明天的某人带去笑容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孤独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孤独难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幾千の星を
依然在远方闪闪发光的 满天繁星

————摘抄至微信·她是黯淡星·《声波海洋 ‖ 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想开坑,又怕突然没了灵感🌚🌚
文笔辣鸡的我只能再开坑边缘徘徊,害怕一时冲动,填不完就弃坑🌚🌚
     有办法的小伙伴给我出个主意,谢谢😂

[魔道乙女向]玲珑骰子安红豆(江澄×你)🍥

  🏵️被自己的沙雕文笔惊到了,这明明是个刀子,却被我硬生生变成了塑料刀🌚🌚🌚。
   我拖后腿了,大家将就着看吧(请赐给我一个 @红朙朙子 😂😂😂
     
   云梦

  你抬眸向前望去,是一座玲珑精致的亭台,大理石堆砌的台阶,亭顶背脊雕琢着九莲纹,亭顶上的黛瓦似鱼鳞紧密,亭栏旁是开的正盛的莲花,簇拥在一起绽放在碧波荡漾的湖中……

  你不由微微提了提嘴角,苦涩的笑容绽放在嘴角。你年少与江澄相识,曾几时一同把酒言欢,一同赏明月皎皎,现在……竟是来物归原主从此诀别的。你摩挲着腰间那枚玲珑骰子,这枚玲珑骰是象牙制成的,六面分别有着不同数量的小孔,玉骰之中镶入一颗绯色的红豆,像是颗带血般的泪珠,骰子上面布着血丝般的泌色,看上去像是骰子沾上了鲜血。

  润泽细腻的触感从指腹传来,你慢慢闭上双眸,来回的摩挲着玉骰。是啊,你和他本就该断尽了关系,这物……自然也该一并还予他。

  清脆的银铃声伴着来者的脚步,规律的作响,婉转动听。

  你解下腰间的拴着玲珑骰的穗绳,将其攥在手心里,张开微闭的双眸。向身后转去,勾起淡淡的一个微笑,开口说道:“你来了。”

  “嗯,你是来祝福我的吗?”江澄注视着你说道,炽热的目光像是想在你的面上寻找什么,杏眼里有着转瞬即逝的期待。

  你心中自嘲的笑了笑,你们早已回不到过去了,他眼中还会有……还会有对你的期待吗?

  你的目光一点点变的灰败,低声说道:“嗯,我是来物归原主的……”

  物归原主?江澄眼中的希望之火被你这一句话浇灭,他还是得不到你的那么一步退让吗?只要你肯劝他,劝他退了亲事,他江澄便愿意为了你而让步。可无论是你还是江澄都这样,谁都顽固的不肯向后退一步妥协。

  “也好,本来就是一对……”江澄苦涩的缓缓说道,一字一句从齿缝中挤出。江澄下意识的攥着袖中的玲珑骰子,这玲珑骰子本是一对,是江澄赠给你的定情信物,现在将其归还是真的要断绝瓜葛了……

  你闭口不言就这么与江澄这么无言的相对,你不禁开始认真的抬头去打量他。原来初具少年模样的江澄只比你高半个头,现在却已要你抬起头才可以看见他。

  江澄那对杏眼里不在是少年时的青涩,而是透着一个宗主该有的威严与庄重。剑眉星眸,脸像是被精心雕刻般五官分明,杏眼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死寂,乌黑的头发,零碎的散在耳边,看到你打量他,努力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你只觉得那笑容格外刺眼,你挪开眼低下头,淡淡的说道:“抱歉,你翌日就要成亲了,我不该来这么晚。”

  “没事,你的心意我替荷华心领了。”江澄阴着脸晦暗不明的说道。

  “那……就祝你同荷华……琴瑟和鸣,恩爱两不疑。”你昧着心咬着牙根,缓缓的说道。你收去目光转过身,放下玲珑骰子正欲抬步离开时,沉默已久的江澄在次开口说道:“你后悔吗?”

  “无怨无悔。”你无奈的闭上双眼低声说道。江澄便久久没了声响,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背影离去,直到消失殆尽。

  ××,你可知道我最想从旁人口中听到祝福你我的话,此刻却出至你口?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江澄失魂落魄回到自己的房间,未点烛火房内一片漆黑,只有时断时续微弱的光线从窗棂穿过,勉强可以看的清屋内的摆设。

  江澄什么也没做,木然的斜坐在窗棂处,痴痴的发着呆。

  直到仆人叩门时他才渐渐回过神来。

  “什么事?”江澄阴晴不定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吓的这名仆人直冒冷汗,连忙躬身低头说道:“嫁衣已经制好了,您可要……”

  “不必了,按照安排办就行了,下去。”还未等仆人说完,江澄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这本就是一场荒唐的亲事,他头戴玉冠,一袭红色锦衣,但嫁与他凤冠霞帔,火红嫁衣的却不是你,又何谈即将成亲的喜悦与激动呢?

  仆人小心翼翼的退下后,偌大的屋内又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江澄又开始斜对着窗棂,失神的望着窗棂外,手中摩挲着你归还的那一只玲珑骰子。

  直到天边泛起了肚鱼白,婢女们鱼贯而入为其更换火红的婚服,双腿穿来麻木的酸痛,江澄才发现自己竟然硬生生坐了一宿……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透明文手小秘密

全都中了😂😂😂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垃圾话😂

   

因为是手残和学生狗,所以一般上学期间每周最多两更。

我也想多更,但是我的头发和作业不允许我这样做。

😂😂😂

    如果没更的话不是在码字就是在赶作业,唉

  常常混在魔道/全职/阴阳师,但目前主更魔道。

  文笔嘛,偶尔在线;(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十分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这个渣菜鸟和大家的支持,我

会继续努力的。🎉🎉🎉🎉

[魔道乙女向]一个初吻引发的惨案✨✨(金凌×你)

✨✨✨被月考苦苦折磨的我回来更文了,觉得自己写的莫名其妙的😂😂😂,不要嫌弃。

唇边传来柔软的触感,少年喘着粗气;涨红着一张脸;俯首抵上你的樱唇,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把你弄疼。

金凌的唇像是带露的花瓣,绯红色的;像条小鱼一样滑溜溜的;小巧的娇舌携着香甜向你口中探去,笨拙的寻觅着你的香舌。金凌那浓而长的睫毛像是把罗扇,轻轻刮过你的肌肤;只觉得痒痒的。金凌紧紧禁锢你纤细的腰身,好让你可以沉醉在和他的亲吻之中。

金凌第一次如此主动向你索要,只会胡乱的在你口腔中横冲直撞;见寻不着你的香舌,更是像猫儿一般急躁。你见他如此着急不由想笑,于是主动与金凌相缠,纠缠不清。

待到你和金凌吻到快要窒息时,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分开的绯唇却越发红的发亮,颜色鲜艳欲滴,不由看的金凌心头一晃。

金凌脸颊上的晕红还未散去,白皙修长的手紧紧抓紧衣袍;一双像镶嵌上繁星的杏眼充满期待的望着你,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可愿意与我结成道侣?”

你见他红着张脸;羞答答的像个小姑娘;就起了玩闹之心。玩味一笑,笑眼看着他;学着话本子里的风流公子,轻轻抬起金凌的下巴,戏谑的说到:“好吧,看你长的这么俊;本姑娘就勉为其难收你做第二十四房小妾了。”

金凌先前本是满怀期待的望着你,听了你这话;精致的杏眼燃起了怒火,漂亮的眉毛皱在一起;大声说道;“××,你敢!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你见金凌怒火中烧,越发觉得他像只炸毛的奶猫,奶凶奶凶的;不禁噗嗤笑出声。

金凌见你不但不认错,还大笑出声;越发恼怒。正欲发作,却被你打断;你笑着向他说道:“阿凌怎么就怎么可爱呢?我明明只喜欢阿凌一个啊。”

“哼!那前二十三房小妾呢?”

你戳了戳金凌气鼓鼓的脸颊,只觉好笑的说:“怎么阿凌连猫儿的醋都要吃吗?”

金凌这才知道被你耍了,哼声抱臂赌气转过身不去看你。

你见这次闹过了,急忙去拉金凌的衣角;换着花样去唤他。

“阿凌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气坏身子就不好了。”

“哼!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去找你的第二十三啊!”

你见金凌还是消不下气,就死皮赖脸的将脸埋在金凌锁骨处;软软糯糯的说:“只要阿凌不生气,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金凌好听的嗓音回荡在你耳旁。

你生怕金凌不信,连忙抬头认真的望着他说道:“真的!比珍珠还真!”

金凌俯在你耳旁,温热的热气打在你耳畔;只听他说道:“那就罚你今夜洞房花烛。”


至打你下山以来便把能玩的都痛快的玩了一遍,现在闲下来摆摊算命倒是无聊了不少。真不知道你那便宜师傅到底怎么想的,让你下山寻什劳子命定之人;还极为不负责的说:“你的命定之人啊,有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引的你额间青筋暴起,这算什劳子消息嘛?!照这么说难不成满大街都是她的命定之人?

不过这便宜师傅虽然极不负责任但好在还算有良心,提前给你准备好盘缠和包袱;另外下血本给了件灵玉给你。

这灵玉与其他灵玉不同,通体乳白;只有玉角有抹妖治的血红,像是真的被血液一样;有着清晰的血丝。虽还只是一块未经雕琢的原玉,只有婴儿的手掌那么大;但却掩不去其中的美。你寻着根红绳将其佩戴在腰间,喜欢时不时去把玩。

但今天这玉却不大正常,本在玉角边的那抹红却向前漫延,染红了半块玉;透着萤亮的光芒。

你见这玉异常的变化,不由心中生疑;估摸着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便打发了客人,收拾着摊子回到客栈。

你打开房门,第一眼便看到了檀香圆桌上的一封笺。纸张印的云纹,焚的香是苏合欢;许是你那便宜师傅寄来的。

“戍时,城东怡阁。”

信笺旁还放着朵金星雪浪,初绽着花瓣带着露珠……

是夜,你望着那銮金色的牌匾,不禁黑了黑脸。本以为怡阁是家正经店铺,没想到,居然是一家青楼?!是青楼就算了,这整个青楼还满是魑魅魍魉;虽然画人骨披人皮,但还是瞒不过你,光是那阵阵恶臭都熏的你够呛。

但奈何任务在身,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大堂里虽然装潢的富丽堂皇,但你却无心欣赏;加快脚步想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

“等等,小公子。”

一道女声让你停下脚步,茫然了一下忽然想到自己今天穿的是男装,才猛的回神僵硬的转过身。

那道女声的主人是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子,一身嫣红的罗裙,精致的一张脸;乌黑的头发。你虽然发觉她也并非凡人,但却从她身上闻不出半点恶臭。

女子似看出了你的疑惑,却只是给予答复笑着说:“我知公子来寻人,请去后院西厢;那有你要找的人。”

女子说完还不等你回话便走了,眨眼间便没了身影。你虽然一肚子疑惑但好在知道了去何处寻人,心中不尤舒畅了不少;便快步向后院走去。

你虽然习是奇门遁甲和炼丹,但好在轻功还算好;足以轻松跃到屋顶。

屋顶的瓦片还算结实,不大容易踩空;你也可以放心大胆的飞跃。怡阁的后院被夜幕笼照,在一片黑暗中只有西面的楼阁是灯火通明,大概就是西厢了吧。

你运功向西厢跃去,还未等你站稳;只觉脚下瓦片松动,你便整个人向下猛的坠去。

金凌被人绑了手脚只能勉强的移动身体,他现在被扔在澡池中;金星雪浪袍被卸去,只给他换了件白衣,现在被打湿半透明的湿漉漉粘着他的皮肤,少年白皙的身体被水蒸气熏的粉红,躯体的线条被白衣勾勒。

金凌被施了咒,说不出半句话来;气红了脸,一双剑眉紧皱在一起。若不是他擅作主张来剿妖,单枪匹马独自前来;会不会就不会被狼狈的绑在这里了?木已成舟,他金凌还怕什么呢?不过就是一死。

金凌发现屋顶似乎穿来一阵声音,接着便有东西落下来;忙抬头去看。

你猛的坠入温热的澡池,水一下涌上你的鼻腔,呛的你不顾四肢的疼痛忙坐了起来。你只觉后脑勺生疼,喉咙隐隐发疼;像是被针刺了一样。

一旁的金凌被你溅起的水花,又一次沁湿了衣服;这下身上的衣服变的更为透明,金凌的脸颊更是像火烧般红,一双杏眼警惕的看着你。

你勉勉强强起身半倚靠在池边,发现这雾里雾间居然还有一个“姑娘”,那“姑娘”好像比你更为倒霉四肢被绑;身上只有件湿透了的白衣。

你见这位“ 姑娘”警惕的看着你,以为她误会忙解释道:“姑娘,不要误会。你我皆是女子,我为了方便女扮男装而已。”说完便向这“姑娘”游去,开始认真打量她。

这“姑娘”生的十分好看,白皙的肌肤被雾气熏的粉嫩;一双精致的杏眼怒睁,绯唇像是要滴出水来;英气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偏生眉间的一抹朱砂更是衬的脸更为精致。

你粗粗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姑娘”,不经意间目光扫过她的下身;看见腿间多出了一节东西,心中只觉好奇忙追问道:“姑娘,你腿间怎么会多出一物?莫不是生了恶疾?”

金凌先是警惕的看着你,听见你这话;怔了怔随着你的目光看去;见你所说的竟是他腿间那物,忙羞红了脸,眼中更是火冒三丈;忘记自己被禁了言想去反驳你,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见她恼怒以为这“姑娘”十分着急,忙安慰说:“没事的,我帮姑娘拔掉就好了。”说完便向前倾去,手向腿间那物伸去。

金凌那想到你如此不知羞耻,竟还真敢动手;忙不断挣扎想去阻止你。

澡池底本就湿滑,你被金凌这一挣扎脚底一滑,没了支撑便失重向前扑去。竟一把把金凌扑在身下,只觉唇下一片柔软才发觉是娇嫩的嘴唇;瞬间便愣在那,与金凌大眼瞪小眼。你的膝盖抵在金凌的大腿根处,双手锢着他的手腕;少年的细发扫在你的脖颈处;酥酥痒痒的。

还未等你和金凌回过神来,便被一道低沉雄厚的声音打断,“金凌,你没死就快给我滚出来!不要给我丢人现眼!”

你和金凌忙回过神来,你转头去看;竟是一个手提紫鞭的紫衣男子。那男子看清你和金凌那姿势;顿时脸一黑,手中的紫鞭漏出些闪电;发出滋滋的电声。

现在你只想仰天大声吼一句,喂,太阳吗?我明天还能见到你吗?

车(薛洋Ⅹ你)🎉🎉🚄🚄

@豆平糖 点的文,本来打算国庆发的但是拖到了现在,有些抱歉。
   第一次写车有点紧张,这是一篇不算病娇的车;希望大家可以看下去。
    害怕第一次发车被吞就发了两条链接(๑´∀`๑)

评论区走起(^_^)☆

ps:下次要码金凌的文,可能要晚一些;但是我会更的,谢谢那些默默支持我的小可爱们。(*^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