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河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孤独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孤独难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幾千の星を
依然在远方闪闪发光的 满天繁星

[魔道乙女向]滴——您的一只薛洋请签收🎁(薛洋×你)

我又来更文了,这次是红姨 @红朙 [本体为藏红花>佛系ing] 点的文;今天才码出来。
莫名觉得自己把洋洋写塌了😂😂😂😂

怎么说好呢?你一直都不想承认眼前这个把你搂在怀里的人,会是前不久向你撒娇打滚要吃糖果的猫咪。薛洋头上张着一双毛绒绒的猫耳,下巴亲密的抵在你的头顶;薛洋让你坐在他的大腿上,两只手禁锢着你的腰;把你紧紧抱在怀里。

  见你走神,不满的嘟嘟嘴;委屈的眨了眨他漂亮的眼睛。凑近你的耳旁,虎牙轻咬你的耳垂;故意低声说道:“主人不理洋洋,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酥酥麻麻的感觉将你拉回了神,强压鼻腔里的一股暖流,红着一张脸,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洋洋,别闹一会给你糖吃。”

   薛洋还是不满意你那那糖哄孩子的方式应付他,便一手把你的双手擒住,另一只手则扼住你的后脑勺,戏谑的笑了笑说:“不要,糖没有主人甜,洋洋要吃你。”

  薛洋便抵上你的唇,探入你的口腔戏弄你起来。你们之间如此亲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你不禁这般撩弄;每次都被占主导地位的薛洋耍的团团转转……

   壹

  薛洋并不是你从猫舍里抱来的猫,是你在马路上见到了奄奄一息的他。他虽然是一只流浪猫但是却意外的漂亮,只不过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瘦的皮包骨头;好看的皮毛被污泥沾染变的黯淡无光。或许是因为他那一双黑葡萄一般的眼睛,使你鬼使神差的救下了差点丧命于车下的薛洋。

    手不经意间拂过他的前脚,发现有点湿辘辘的;仔细去看。薛洋的前爪不断的冒出血来,将前脚黑色毛发被血沁染成黑红色,毛发粘成一团。

   你刚刚悬下去的心又提了上来,心急如焚的你抱起奄奄一息的薛洋,连忙乘车开去宠物医院。
   薛洋前爪的一根猫指断了,是被车撵碎的;不得不锯掉,但可能薛洋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使用他的那只前爪。

  手术结束后,薛洋逐渐从麻醉中苏醒。你以为他会大叫大闹,又抓又挠。但出乎你的意料,薛洋十分安静;只是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你。

   你想着薛洋许久没吃东西,应该饿坏了;就拿了些猫粮喂给他。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吃着猫粮,你内心对他的怜悯之心愈凝愈沉;你很难想象薛洋这样小小的身躯是怎么度过怎么多年的。

  贰

  你一直认为薛洋是一只安静的猫咪,但好像是你猜想错了。薛洋是一只很皮,很皮的猫咪;请问那只安静温柔注视我,小心翼翼吃东西的薛洋在哪里?我要退货ヽ(#`Д´)ノ

   只从薛洋养好了伤可以蹦跶后,一改昔日的安静。渐渐皮了起来,于是你家就从此在也没有安宁过。比如晚上抓一只老鼠,跳上你的床把老鼠塞在你被窝里。

  于是那天夜里你一道撕心裂肺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小区,于是你便成为社区办公室喝茶的常客。

   你认为薛洋的蛇皮范围只限于家里,但没想到薛洋却志在千里,至那啥一战成名后成为了小区的大哥大。每次你带薛洋去溜路,小区里的阿猫阿狗无论咆哮的再疯狂,无论场面如何一发不可收拾;只要看见薛洋,立马抖的像筛子。你瞬间觉得自己养的不是猫,是二郎神的啸天犬好不好?OK?

  你没想到在外雷厉风行,在内蛇皮到脱的薛洋;竟然对糖有别样的情感。

  每次看到你手里糖果,薛洋便睁大他那黑葡萄般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死死盯着。

    你以前养过猫,知道可以喂给猫一些糖。就喂了些给他,没想到这糖比猫薄荷更有魅力;薛洋吃完后舒服的在地上打着滚。把他自己毛绒绒的头往你的手里蹭,粉红色的小舌头舔着你的手腕;时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举起他的尾巴轻轻摇摆。

  极少见到薛洋卖萌讨好你的场面,早已被萌的出血。可爱,想……

  今天你回家打开家门发现异样的安静,以往薛洋早就向你奔来,让你把他抱在怀里;现在不见薛洋难免有些不适,于是便去开灯。因为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了,家里还没有开灯所以漆黑一片。你连续几次去按电灯开关,发现停电了只好泄气去找薛洋。

  “洋洋,快出来;我回来了。”

  你连续唤了几声都没有听见薛洋回应,于是你便直径走向卧室;薛洋最喜欢待在你的卧室,开始你还坚持不让他一直待在你的卧室。后来时间久了,你也默许了他的行为;有时候还抱着他一起入睡。既然现在找不到薛洋,那么就是在卧室了。

  一打开门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你便被人一把抱在怀里。那人顺势又将你推倒,俯身上来,你便被压在了下面。

   借着淡淡的月光,你大概的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这是一张年轻而讨人喜欢的面孔,可以说是英俊的,笑着露出的一对虎牙,却可爱得几乎有些稚气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却让你意外的熟悉。

  “你是谁!?薛洋呢?”

  那人故作伤心的撇了撇嘴,委屈的说:“主人不认识洋洋了?亏得洋洋等了你大半天呢!”

  一时间你脑回路还没转回来,薛洋就低头用他尖锐的虎牙去咬你的颈脖;你忍不住吃痛叫了出来。薛洋在留下不深不浅的红印后,又抬起头去亲啄你眼旁的眼泪,用着他磁性的嗓音低声说:“主人很不乖,这是洋洋给的惩罚哦~”

评论(20)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