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河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孤独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孤独难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幾千の星を
依然在远方闪闪发光的 满天繁星

[魔道乙女向]玲珑骰子安红豆(江澄×你)🍥

  🏵️被自己的沙雕文笔惊到了,这明明是个刀子,却被我硬生生变成了塑料刀🌚🌚🌚。
   我拖后腿了,大家将就着看吧(请赐给我一个 @红朙朙子 😂😂😂
     
   云梦

  你抬眸向前望去,是一座玲珑精致的亭台,大理石堆砌的台阶,亭顶背脊雕琢着九莲纹,亭顶上的黛瓦似鱼鳞紧密,亭栏旁是开的正盛的莲花,簇拥在一起绽放在碧波荡漾的湖中……

  你不由微微提了提嘴角,苦涩的笑容绽放在嘴角。你年少与江澄相识,曾几时一同把酒言欢,一同赏明月皎皎,现在……竟是来物归原主从此诀别的。你摩挲着腰间那枚玲珑骰子,这枚玲珑骰是象牙制成的,六面分别有着不同数量的小孔,玉骰之中镶入一颗绯色的红豆,像是颗带血般的泪珠,骰子上面布着血丝般的泌色,看上去像是骰子沾上了鲜血。

  润泽细腻的触感从指腹传来,你慢慢闭上双眸,来回的摩挲着玉骰。是啊,你和他本就该断尽了关系,这物……自然也该一并还予他。

  清脆的银铃声伴着来者的脚步,规律的作响,婉转动听。

  你解下腰间的拴着玲珑骰的穗绳,将其攥在手心里,张开微闭的双眸。向身后转去,勾起淡淡的一个微笑,开口说道:“你来了。”

  “嗯,你是来祝福我的吗?”江澄注视着你说道,炽热的目光像是想在你的面上寻找什么,杏眼里有着转瞬即逝的期待。

  你心中自嘲的笑了笑,你们早已回不到过去了,他眼中还会有……还会有对你的期待吗?

  你的目光一点点变的灰败,低声说道:“嗯,我是来物归原主的……”

  物归原主?江澄眼中的希望之火被你这一句话浇灭,他还是得不到你的那么一步退让吗?只要你肯劝他,劝他退了亲事,他江澄便愿意为了你而让步。可无论是你还是江澄都这样,谁都顽固的不肯向后退一步妥协。

  “也好,本来就是一对……”江澄苦涩的缓缓说道,一字一句从齿缝中挤出。江澄下意识的攥着袖中的玲珑骰子,这玲珑骰子本是一对,是江澄赠给你的定情信物,现在将其归还是真的要断绝瓜葛了……

  你闭口不言就这么与江澄这么无言的相对,你不禁开始认真的抬头去打量他。原来初具少年模样的江澄只比你高半个头,现在却已要你抬起头才可以看见他。

  江澄那对杏眼里不在是少年时的青涩,而是透着一个宗主该有的威严与庄重。剑眉星眸,脸像是被精心雕刻般五官分明,杏眼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死寂,乌黑的头发,零碎的散在耳边,看到你打量他,努力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你只觉得那笑容格外刺眼,你挪开眼低下头,淡淡的说道:“抱歉,你翌日就要成亲了,我不该来这么晚。”

  “没事,你的心意我替荷华心领了。”江澄阴着脸晦暗不明的说道。

  “那……就祝你同荷华……琴瑟和鸣,恩爱两不疑。”你昧着心咬着牙根,缓缓的说道。你收去目光转过身,放下玲珑骰子正欲抬步离开时,沉默已久的江澄在次开口说道:“你后悔吗?”

  “无怨无悔。”你无奈的闭上双眼低声说道。江澄便久久没了声响,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背影离去,直到消失殆尽。

  ××,你可知道我最想从旁人口中听到祝福你我的话,此刻却出至你口?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江澄失魂落魄回到自己的房间,未点烛火房内一片漆黑,只有时断时续微弱的光线从窗棂穿过,勉强可以看的清屋内的摆设。

  江澄什么也没做,木然的斜坐在窗棂处,痴痴的发着呆。

  直到仆人叩门时他才渐渐回过神来。

  “什么事?”江澄阴晴不定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吓的这名仆人直冒冷汗,连忙躬身低头说道:“嫁衣已经制好了,您可要……”

  “不必了,按照安排办就行了,下去。”还未等仆人说完,江澄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这本就是一场荒唐的亲事,他头戴玉冠,一袭红色锦衣,但嫁与他凤冠霞帔,火红嫁衣的却不是你,又何谈即将成亲的喜悦与激动呢?

  仆人小心翼翼的退下后,偌大的屋内又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江澄又开始斜对着窗棂,失神的望着窗棂外,手中摩挲着你归还的那一只玲珑骰子。

  直到天边泛起了肚鱼白,婢女们鱼贯而入为其更换火红的婚服,双腿穿来麻木的酸痛,江澄才发现自己竟然硬生生坐了一宿……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评论(1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