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河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孤独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孤独难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幾千の星を
依然在远方闪闪发光的 满天繁星

[魔道乙女向]🌸🌸许愿(魔道F4×你)

#ooc预警

#内含江澄/蓝涣/金凌/薛洋

#🍵期中考试要到了,我可能要九号之后才能更新了(苦逼的命运,大家不要忘了我就好🌚🌚

 ️️❤️江澄

  江澄终是抵不过你的软磨硬泡,撒娇卖乖,被你拐出来逛灯会。

  本来平日里云梦的街巷上就热闹非凡,一到了灯会就更加喧闹,整个云梦成浸染在一片欢声笑语中。

  说是和江澄来逛灯会,其实不过是江澄来陪你逛街。江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而你却是到处瞎逛,江澄担心你走丢腾出一只手与你十指紧扣,默默注视着你。

  你一眼便瞧中了那盏花灯,买下后兴匆匆的向江澄凑过去,红彤彤的脸颊,一路快步跑来咧嘴一笑说:“晚吟,晚吟你想许什么愿望呢?这花灯可灵了!”

  江澄微微皱了皱俊眉,掏出手帕将你额头上的薄汗揩去,单手将你揽在怀中,一双好看的杏眼认真的注视着你说:“信这个做什么?我有你就心满意足了。”

  ❤️蓝涣

  你斜坐在河栏处,手里攥着一盏精致的花灯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夫人。”蓝涣温文尔雅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你心喜猛的一回头去看他。蓝涣为了不太过引人注目,并未穿蓝家校服,只是一身简单的白袍。灯火阑珊倒映出柔和的光晕,倒衬得蓝涣似落入人间的谪仙,美得不可述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使你日日与蓝涣同床共枕,还是没忍住走神呆呆的杵在那里。这下你面上灼热,想必已是红若流霞。

蓝涣轻轻笑出声,把手中的糖人递给你,将你额旁的碎发别在耳后,柔声说道:“夫人,怎么还在走神?待会儿这糖人可就要化了。”

  你这才回了回神,把手中攥着的花灯递给蓝涣,顺着去看糖人的姿势意图掩去双颊的绯红,嘀嘀咕咕的说道:“阿涣,可要许愿?听说这花灯十分灵验。”

  蓝涣低头看了看你递过来的花灯,一把揽过你的腰,温柔的低声说:“许愿吗?一盏怕是不够。”

“涣很贪心,一盏花灯许不尽涣和夫人美好的一生。”

  

      ❤️金凌

  这位大小姐今天破天荒的竟同意和你出去逛灯会,到让你十分意外,莫不是突然开窍……

街巷上热闹无比,行人如织,河畔上的画舫游船排似长龙,街上有表演绝技的艺人,不断大声吆喝的小贩…

  你倒是头一次逛灯会,只觉新奇拉着金凌到处去逛,金凌虽然口头上说说你,但还是陪你一家一家的逛。你大包小包的买着东西,金凌倒是提着手中的东西多的像坐小山一样。

  你挑来一盏作工精致的花灯,爱不释手的来回翻看,心中只道是心花怒放。快步走到金凌面前,把花灯递到他面前,嘿嘿一笑问道:“阿凌,阿凌你可有什么愿望要许?”

  金凌见你猛的凑上来,少女香甜的馨香围绕在鼻尖,引的心中涟漪阵阵,金凌脸一红忙撇过头说道:“这玩意儿有什么好信的?”

  你见状鼓了鼓嘴,故意说道:“那我自己去许愿了,你可不要后悔啊。”

  “等等!”金凌急忙拉紧你的袖口,像生怕你下一刻就要离开,他咬了咬牙顶着满脸灼热说:“那就…那就祝我向你提亲成功吧。”

 ❤️薛洋

之从你生下和薛洋的孩子后,你们就极少拥有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好不容易连哄带骗把小萝卜头骗了出去,之才有了空闲一起去逛灯会。

  “阿洋。”你大声去唤薛洋,薛洋含着糖果咧嘴笑着向你走来。薛洋总是买糖的时候不忘给你捎上支糖葫芦,然后边吃着糖边调侃你。

  薛洋娴熟的把糖葫芦递在你手中,一脸戏谑的说:“怎么?小娘子才一会儿没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被逗的恼怒双颊微红,伸手掐了他腰间的软肉,没好气的说:“都当爹了,怎么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薛洋故作委屈的撇了撇嘴,嘟囔道:“还不是那小麻烦精天天争着和我抢你。”

  你只觉好笑,把放在身后的花灯拿了过来,在薛洋眼前晃了晃说道:“那阿洋想许什么愿望呢?”薛洋微微一愣,随后摩挲着你的唇,一脸难得的认真说:“愿望吗?那就许小娘子一世清欢好了。”

评论(10)

热度(288)